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同样有错,为什么他不必受罚?》。

等到陈清风走后,吕泽在房里打坐,12岁他哪里懂什么心无旁骛,虽然在打坐,但这心,却早已飘到了九霄云外……

晚上的时候,吕泽已经从以后的孩子要和自己一样帅想到先有蛋还是先有鸡了。

“师弟,吃饭了。”

叫吕泽吃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师兄云生。

虽说他心里挺不服气的,但毕竟是师伯的意思,他也不好说些什么,更何况看面相,吕泽倒也是一个好相处的。

“好的,师兄。”

吕泽睁开眼睛,起身要去吃饭。

“哎呦~”

他一个不小心了,直接摔倒了。

吕泽:“……”

“第一天打坐都这样。”

云生对吕泽说道。

吕泽起身,只觉得腿软的不行。

“还能起来去吃饭吗?”

“当然!”

吕泽精神起来。

云生无奈笑笑,扶着吕泽去了外边的食堂。

屏山上的人不算多,除了他们四个,还有吴清羽收的几个徒弟。

食堂也不算大,但饭菜的口味齐全,吕泽要了两份家乡菜,虽说味道不算正宗,但也慰藉吕泽的相思之情。

没得错,还不到一天的时间,吕泽就开始想家了。

晚上,吕泽回到房间去睡,突然听到门外似乎有人在敲门。

他推开门,是云生。

“想必师弟还没有睡吧?”

吕泽穿着睡衣,“正像睡呢!”

“师弟还习惯吗?”

云生问他。

“还,还好。”

吕泽回答,又是看向云生,“师兄比我大,想必在很早之前就来了屏山。”

“嗯,我是五年前来的。”

云生对吕泽说道。

吕泽:“师兄,不想家吗?”

“家?呵。”

云生叹下一口气。

“我是一个孤儿。”

吕泽:“……对不起。”

“这有什么啊!”

云生说道:“在屏山不用太过拘谨,你如果不习惯,我们还可以去山下。”

吕泽答应下来。

二人又聊了一会儿,吕泽发现,这位师兄似乎真的很好说话,只是觉得,他似乎是有什么心事。

“师弟,你会弹琴吗?”

“会一点。”

吕泽回答。

小的时候,在秦家,爷爷可逼着他没少弹。

“有时间切磋切磋。”

说完,云生离开。

吕泽也准备睡觉了。

夜神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阵古怪的古筝声……

翌日清早,吕泽按照陈清风的吩咐去了后山,陈清风一早就在等他了。

“师父早。”

吕泽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

陈清风没理,而是递给他几块小石头。

吕泽:“……”

见吕泽一脸疑惑看着自己,陈清风只好说道:“两根手指夹住这块石头,把他们弄碎,你就是入门级的了。”

听了陈清风的话,吕泽接过石头,然后开始练习。

……

到底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在练习了好几次之后,吕泽不但什么都没学会,手指也夹出了血。

“罢了,明日再练吧!”

陈清风无奈说道。

吕泽低着头,一脸的自责。

“你不用多想。”

陈清在汴京的有心人眼里,其实都看的门清。

所以,刘豫自然忌讳和安兆铭放对子。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要是实在躲不起了,那就从了他安某人好了。起码在自己没有形成自保的权势前,万万招惹不得这个安兆铭。

所以回到汴京的刘豫自此低调起来,整日和太学宫正秦桧黏在一起,讨论人材培养、选拔、关怀的事情。别再折腾今日了,咱们还是着眼明朝吧。

他二人都是眼光毒辣的人物,大宋就是这个样子,早晚要出大事,不得了的大事。出了大事就要有人出来收拾局面,谁能出来?自然是口袋里笼住人才的,才能正臂高呼。

所以,哪怕安宁在汴京快要一年了,折腾的场面也算不小了,却一直无缘见到他们。

现在这二位跳出来,却明显是要摘桃子。那些被安兆铭笼络的学子或者不会转头他二人门下,但是安宁费心进言请斩朱勔的光环,就这样被他们轻易揽入怀中。

安宁只是民间义士,连朝堂都进不得。刘豫和秦桧却是朝堂干臣,天下学子们会更加关注、倾慕谁,那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他们之间的这些争夺,不但让天下的学子如坠云端,不知所谓。甚至连赵佶都有些为难,因为安宁、刘豫和秦桧都是赵佶打算将来大用的人物。

甚至还是要留给太子使用的重臣,但是目前的太子赵桓,却并不喜欢这三个倨傲之辈。也就是说,安宁、刘豫和秦桧现在争夺的的东西,很可能都是一场水月镜花。

赵桓更喜欢那些满口忠义、仁德的旧派官僚,大多重义理而不重实务。可治理这天下,始终讲的却是钱粮和武备!大宋文华百六十年,也一直都是边患不断的。

大宋的里子,都还在加速虚耗着、朽烂着,甚至看不到改善的苗头。而太子将来能否带领大宋走出这泥潭,单靠他青睐的那些纸上谈兵的旧派官僚是不成的。

他们没有实务能力,甚至他们将来要恢复旧法不算稀奇。赵佶的心中,也不是第一次才生出“太子不堪托付国家”的忧虑。

只是因为此前赵佶的身体倍棒,所以他才不急。但是现在看来,北方金国的威胁不小。自己在世,那些金人或者不敢妄动。然而这世间,又哪来真正的长生君王?

无论如何,眼下却依然不用急着做些什么。自然,也不会真的什么都不会发生。

朱勔合家被剥夺官身,流放循州关押。只是负责此事的官吏,却多出自那几家“受害者”的人家或门下,朱勔的前途就此戈然而止,很快就在流放途中传来暴病而亡的消息。

朱家父子积蓄二十年的财货,也“尽没官中”。自然实际的情况远非如此,真正被没官的财货,主要还是那些无法移动的田产、庄园,以及曾经落入人眼的一些日常器皿、服饰。

不过这已经不少了!在朱家的财产清单上,计有田庄十所,良田三十万亩,岁收租课十万石。而且“甲地名园,几半吴郡”,家中“服膳器用逼王食,而华致过之”。

要说朱勔当真是个艺术爱好者,他不但帮赵佶收罗花石纲建艮园,自己也在平江营造一所“同乐园”,其园林之大,湖石之奇,堪称江南第一。

不过这所园林却没能得到善果,朱勔被夺官抄家的消息传到平江后,积怨已久的地方百姓纷纷冲进朱家,把“同乐园”抢砸一空。

安宁叹息不已,自己这次忙活。除了得到一些虚名和几个学子膜拜,其他一点直接的好处都没得到。全都便宜了秦桧、刘豫,和东南那群官吏了。

不过嘛,早晚还要请他们把吃到嘴里的东西吐出来。

陈大老板的哀恸,倪宝蜂怨毒的而悲伤,如此深夜,还不能入睡

看完之后,他开始坐在阁中央闭目修炼起来。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三日后,现在是时候去打造一件属于自己的魂器了。杨啸天站起身朝外面走去,嘴角露出笑意,眼神中闪烁着光芒。

一个时辰后,杨啸天和封峂一起走在街上,虽然相差两岁,但两人身高差不多,路上不时的投来羡慕的眼光。

“谁家的公子小姐,生的好生俊俏。”路人中有一个声音传出。

“这你都不知道,封家外孙和小姐。”有一个人回答道。

“就是前几日,武魂觉醒仪式上那个紫金巨骨龙武魂,听说魂力竟然是八级,这可是百年一遇的天才啊!”开始发出声音的那人,这才想起,整个青南城传的沸沸扬扬的事情。

“可不是吗!那日我就在街上,亲眼看见那紫金巨骨龙从封家腾空而起,金光闪闪,紫纹巨骨,还在空中翻腾勒,那场面甚是壮观,路人都纷纷下跪呢!”另一个人自豪地说道。接着又叹息一声:“哎!人比人得死啊!”

“听说以前是个著名的废物少爷呀!”另外一道声音传来。

“这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有一个人羡慕地说道。

这些声音都传到他们的耳中,杨啸天淡淡一笑,封峂却如走红地毯一般,很是自豪,仿佛他们口中讲的那个天才正是自己。

“啸天,听到了没有!现在你可是咱们青南城中最有名的人了。”封峂笑着道。

杨啸天转过头对着封峂婉然一笑。

“上古武魂、紫金巨骨龙,觉醒即八级,这是多么妖孽的存在。”封峂仍然沉浸在这不可思议的天赋上。

“又来,阿姐,你可别再笑话我了。”

“咱话可得说前头,以后有谁欺负姐,你可得替我出头。”

“谁敢欺负你啊!男的你就媚死他,女的你就用漂亮气死她。”杨啸天调皮地笑道,说完撒腿就跑。

封峂紧追不舍,喊道:“站住!”

两人伴随着路上行人的羡慕声,有说有笑的直奔轩辕社。

终于到了,轩辕社位于城东,一栋占地百亩的宫殿,门口牌匾赫然写着轩辕社三个大字,轩辕社是一个从事炼器的组织,整个大陆均有他的分社,他的力量到底有

即使狗爷描述得再简单,林肃脑海里也大约有了它的画像,这确实不太像正常的妖兽,但他还是找到了能与之匹配起来的妖兽,脑海中瞬间出现那头金龙的画面,顿时浑身一个哆嗦。

  “怎么了?”狗爷皱眉。

  “我想起那头金龙!”林肃沉声说道。

  “嗯?若是从物种角度来说,还真属于同一类,只是这货给人的感觉特别奇怪!”狗爷抓破脑袋也想不出哪里奇怪。

  此时四周的修仙者俨然散开,呈现逃命之势,这一看就根本打不过,即使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同样有错,为什么他不必受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逐生转回

夏炎炎

逐生转回

徐缜

逐生转回

秋风123

逐生转回

公子迁

逐生转回

木清音

逐生转回

胖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