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有仇当场报!》。

但你却不是小霞。萧少英道:我的野兽都没有,若是别的人,一

  “爹爹,你又要跑哪里去?”

  不知何时,羊角辫女孩又从屋里走了出来,目光呆滞地看着徐浪。

  她惨白的小手牵着一人,正是那个穿着寿衣的女尸!

  女尸纹丝不动地杵在那儿,虽然她眼窝里没有眼珠子,但徐浪总能感觉到,她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徐浪:“……”

  这一家子怎么都神出鬼没的?

  “姑娘,我跟你说哈,我不是你爹,是你们认错了人。”徐浪尽量安抚着小姑娘,生怕再把里屋的老妇人引出来。

  “外婆说了,一会儿把你腌成肉,你就是我爹爹了。”女孩掰扯着手指,数道:“我有九个爹爹,你是第十个。”

  徐浪听罢,忍不住一阵恶寒,听她这意思,之前已经有九个活人被老妖婆腌成了干尸?擦……

  接这破任务,真特么的造了孽!

  女孩忽然歪着头,对牵着手的寿衣女尸说道:“娘,爹爹不愿意留下来!”

  “嘶……”

  寿衣女尸的脖子动了一下,只见她膝盖连弯都不带弯一下的,就朝着徐浪颤颤巍巍地走去,一边走着,一边干瘪的嘴唇翻动着,发出沙哑至极的声音:“你又不肯留家里,又不肯留家里,外面就比家里好?”

  “喂,你别过来!”徐浪害怕地往后退了退,退到墙角,无处可退。

  “留下来,留下来……”女尸依然故我,一步一颤,步步逼近!

  擦,拼了!

  徐浪身无长物,下意识地解下斜挎着的行军水壶,直接冲女尸用力掷了过去。

  砰!

  水壶精准无误地砸到了女尸的额头上,然后弹落在地。

  女尸毫发无损,一个铁皮水壶并不能对她造成任何伤害。

  可就在这时,却听见女尸惨叫一声!

  紧接着,她额头处的位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腐烂下去,额头…眼窝…脸颊…正快速腐烂着,露出森然白骨,女尸痛苦地捂着脸,继续痛苦地惨叫着。

  “嗯?”

  这突如其来的反转,让徐浪顿时看见了生机,她为什么会这样?

  他的目光落在地上躺着的行军水壶,发现壶塞已经脱落,壶中装着的孟婆汤洒落在地。

  明白了!

  是孟婆汤!

  孟婆汤能让她化尸腐烂!

  旋即,他箭步上前抄起地上的水壶,冲着女尸用力一抖落,将壶中的孟婆汤泼洒出去!

  “啊……”

  女尸连连惨叫。

  她身上被腌制过的皮肤,正在快速地被融化掉,露出了深深的白骨,徐浪能闻见浓郁的尸臭味,臭不可闻。

  但现在顾不了这么些了。

  眨眼之间,女尸露出的白骨也被孟婆汤腐蚀化解,也就持续了一两分钟,整个残肢白骨腐烂得连渣滓都不剩。

  就剩下她身上穿得那套寿衣,完整留在地上,还是那么的鲜艳,崭新得仿佛没穿过一般。

  “娘……娘……外婆,爹爹把我阿娘杀了……”羊角辫女孩双手抱头,歇斯底里地喊叫起来。

  “我的女儿!畜生,你又害我女儿!当初我就不同意她嫁给你,我就不同意啊……”

  老妇人从屋里冲了出来,看着院中早已化成一滩尸水的女儿,痛哭流涕起来。

  突然,她身上冒起浓浓的黑雾……

  黑雾越冒越大,最后将她和女孩都笼罩起来。

  “畜生,留下来一起死吧!我要烧死你这个畜牲……”

  老妇的一声声嘶吼,穿过滚滚升起的黑雾,环绕在整个院中。

  徐浪被眼前这一幕给看懵了!

  很快,他发现院里起火了。

  从里屋到外屋,再到各个屋,最后火舌卷连至整个后院。

  火势波及很快,瞬间就要把整个后院吞噬在火场之中。

  “外婆,我不想被烧死,呜呜呜……”

  “乖孙,死吧,死吧,你已经被烧过好几次了,不会疼的,外婆疼你。”

  重重黑雾下,浓烈火光中,老妇人绝望至疯癫的声音,响彻整个院子。

  疯子!

  都是疯子!

  老子不跟你们疯,老子要活!

  徐浪趁着火舌还没卷到他身上,第一时间冲进了通往前面寿衣店铺的甬道里。

  眼下甬道中再也没有女尸拦路,他可以畅通无阻了。

  他冲入甬p>

青煞也向着周安一拜。

周安连忙把两人扶住,制止了两人的一拜,说道:“客气了,以后周府还需要你们守护。”

见到彻底把青河双煞收服,周安内心很是高兴,他已经试出了河煞的实力,实力很强,相信和她在一起的青煞实力是一样的,现在周府有了她们俩人,再加上果儿,以三人的实力护持周府应该没问题了,周安也放心的前往百泉县了。

周安把自己去百泉县考科举的事情向三人说了一下,三人听到后惊讶不已,没有想到周安的武力这么强,文道上也如此有建树,不过三人很快就理解了周安的意思,是不放心府里的安全,所以三人立刻说着府里有她们坐镇,即使有强敌来,她们也会拼命保护的。

听到三人的话,周安从储物格子里拿出了一个箱子说道:“这是未来一年的报酬,有劳三位了。”周安说着期间,把箱子打开了,露出了里面满满的珠宝。

青河双煞和果儿看的两眼发光,这一箱珠宝至少能值一百多万两银子,这周安的手笔真够大的。

周安离开了练武场,就去找周大财和轻柔,周大财还没有回来还在处理那些店铺,而轻柔见了周安,在轻柔旁边张美美和倾舞、周爱爱也在,周安和她们说了要去百泉县考科举的事情,其中轻柔表示很赞同,在她的眼里,考科举比练武有前途多了,尤其成为了举人大老爷,可是很有名气的。

而张美美和倾舞不这样想,百泉县可是大县,里面先不说凝血武者,只是说通脉武者就有很多,更不要说那些通脉层次顶级的武者了,虽然周安很强,但是她们还是很担心周安。

看到两边迥然不同话语,周安用自己的言语平息了张美美和倾舞的担心,也让轻柔放心给她考一个举人回来。

谈了良久,周大财和王教习回来了,周安把考科举的事情也和他们说了,他们现在对于周安充满了信心,所以他们支持周安前去。

既然都支持他去了,那么明天就出发,毕竟剩下的时间没有多少了。

随后周安去打铁铺一趟,找到新来的管事,周安拿出了十箱银子,让新来的管事把这些银子磨成粉,周安只给了他们一个时辰时间,当然了付出的报酬也是原价上的五倍,所以新来的管事很痛快的就答应了。

在他答应之后周安提出了要拿固金粉,新来的管事好似早就知道了,当即把剩余所有的固金粉都交给了周安,当周安把固金粉收起来后,那些银锭也全部都磨成了银粉交到了周安的手中,随即周安交了五倍的报酬离开了。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周安准备好马,周安就上路了。

这次去的不只周安一个人,还有李玉萱等人,也不知李玉萱从哪里得到了消息周安去百泉县,就带着七名要考举人的秀才,找到了周安,要和周安一起前往百泉县。

周安本来想要拒绝的,可是一想到一起去也有好处,有什么事都让他们去处理,自己清闲一些,少一些麻烦,所以周安和他们一起上路了。

经过和李玉萱闲聊周安才知道原来这七名秀才,是建安书院选出来的,由李玉萱带队去其它县参加今年的举人会试,后来知道周安要去,所以李玉萱找到周安,一起前去了。

其实本来李玉萱考虑去一个普通的小县城参加举人会试,这样的话考中举人的机率大些,后来听到周安要去百泉县,她决定带七名秀才也前去百泉县参加,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冲动,可能为了心中那一丝的心恸吧。

那七名秀才看到李玉萱和周安谈笑风生,纷纷对周安侧目不止。

“柳兄,你是没有机会了,你看李玉萱看周安的眼神,都看到眼里拔不出来了。”刘万元向着柳三变揶揄的说道。

“齐兄说的没错,自从周安来到了以后,两人真是聊的好火热,如果不是两人骑在两匹马上,恐怕都要挤在一起了。”贝乾也说道。

“我倒是听说过周安的才名,作出了两首旷绝之诗,又从小是个天才,他成为秀才的时候好似才十岁吧,这是你我都比不了的。”许士林赞叹的说道。

“哼,作诗有什么了不起的,顶多考举人的时候就通过一项,另两项可不是好考的,我不信他也能通过。”柳三变冷哼一声说道。

“可是他做诗好的话,考举人的时候诗词一项他很容易通过,这比我们多了很多的机会。”许士林说道。

“这又如何,我读书二十三载,我已经熟知了四书五经的文章释义,诗词对我来说也能轻易作出,这次举人的会试我必得之,让李玉萱看看我和周安相比,哪个好。”柳三变看着周安和李玉萱火热的说话,嫉妒的他要发狂。

刺部夷离堇。辞曰:“兄弟走吧!矮的那人接

就在众人胡思乱想,惊魂不定中,十几道身影自那空中灰色雾气中分成二个方向射了出来,一个方向射向魍魉宗,一个方向射向妖修所在的山峰 。

那道阴冷的声音则再次响起“呵呵,好手段,当真费心了数十年。已然查清了,阴从风你等三人把十步院、太玄教、净土宗所有之人皆留下做上几天客,待我等与这几宗老家伙讨个说法后,再行定夺。”

就在他的话语中,刚才除了魍魉宗黑袍中年长老被掷回自己所在山峰外,其余十几人已被掷到了妖修一方所在山峰之上。

众人起初有些楞楞发呆,还没反应过来,那道声音再次响起“魍魉宗你等且回吧,至于开启回去通道金丹人数不够,就由摩天和明玉去吧,凑足十人。阴从风你安排其他三宗道友到‘松涛阁’暂住,至于十步院中毒的小家伙,则由我出手吧,不过这毒真是奇怪,很是古怪难缠……”就在这片话语声中,那大片灰色雾气尽然慢慢消散一空,片刻之后,万里晴空再次出现在众人眼中,天地间只留下一道声音,只是这道声音中隐隐有嘲讽之意,到了最后竟似自言自语。

这些话语来的突然,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前,已然人去楼空。下方众修士尚反应过来时,空中只剩下了袅袅余音,那大片的灰色雾气凭空已然不见了踪影,自始至终,除了被摄入灰气中的十几人外,竟没有一人看清这老妖究竟是何样貌。

这些话听在十步院、净土宗和太玄教众人耳里,不少人顿时面如死灰,在这里做客实乃为人质无疑,下化剑王脸色稍微好看些,至少有这位前辈若是出手,王朗的小命应是无碍了。

一时间三宗气氛压抑之极,可是不等他们有其他反应,阴从风阴冷的声音已然响起,回荡在这处天地间“诸位,请吧!”,他早已一步从魍魉宗所在山峰上跨出,立在了空中,正目光灼灼的望向十步院、太玄教和净土宗。

魍魉宗山峰之上,那四象峰黑袍中年长老此刻还是满脸惊恐的坐在地上,他一脸呆滞,自从被掷回后,一直尚未从惊惧中回过神来。彭长老几人,尤其是易峰主急忙上前查看。

黑袍中年长老呆滞的坐在地上,易峰主则已是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灵力正打算小心翼翼的探向黑袍长老,只是就在手掌刚一接触黑袍长老的刹那,坐在地上的黑袍中年长袍浑身一个哆嗦,猛的甩开了易峰主的手臂,在众人惊愕目光中,他的眼神才慢慢有了聚焦,待看清周围情况后,额头汗水如同泉涌一般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他根本顾不上擦汗,嘴唇哆嗦的说道“我……我……我没事。”这句话刚一出口,仿佛卸了千斤重担,整个人才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

可不光就彭长老几人,几乎所有人都是注视着这边,刚才可没听到这位黑袍长老的惨叫,他们心中好奇心倍增。易长老七人听到这话,也跟着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看了一眼四周,大手一挥间再次放出护罩,只将他八人金丹修士罩在其中,这等事情如何能让别人得知,也许其中涉及到金丹修士脸面问题。易长老这番举动,倒让四周投来的目光顿时充满了失望,但也没人去用神识探查了。

接下来在黑袍修士叙述中,易峰主七人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在他们十几人被摄入灰色雾气中后,那老妖根本不给他们求饶机会,而是虚空一点,便将一火抓在了掌心,毫不迟疑直接对一火佛陀施展了搜魂,同时另一只手一近挥,便将黑袍中年人等人封了六识中的舌识,让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开口求饶,却不封其它五识,能让他们时刻感受着一火佛陀的无比痛苦。

一火凄厉的惨叫和七窍中股股流下鲜血,还有那扭曲到根本已不是人脸的五官,直看的航芝、下迟和黑袍中年人亡魂皆冒,却偏偏开口不得,他们的眼中恐惧之色更浓。秋九真一帮低阶修士更是怕的浑身发抖,面如死灰,就连想开口求饶的勇气都已失去,有几名凝气期修士在一火凄厉惨叫中,直接双眼一翻吓的昏死了过去。

在搜了一火的神识后,铜鬼兽好似有所收获,眼中凶光连闪,竟隐隐有发怒之色,这让航芝等人吓的直欲昏厥,身体拼命的想往后缩,却动不得分毫。这头铁背铜鬼凶兽随手封了一火的舌识后,扔到一边。凶狠的目光在剩下人身上一一扫过,当扫过黑袍中年长老,他顿了一下,眼睛瞇了瞇似有所想,便直接落在了航芝身上,这一眼便让航芝娇躯乱颤,俏脸发青,在这头老妖冷笑声中,一把便将她抓了过来,毫无怜惜之色,顺手解开航芝的舌识后,不待她求饶,已然展开了搜魂,当那尖锐凄厉的惨叫响起的刹那,航芝表情痛苦之极,面部与颈部青筋高高暴起,早失去了往日的如烟芳华,黑袍中年长老几人分明看到了他享受的表情,甚至还闭上了双目。

就这般在黑袍中年人他们的极度恐怖中,接下来又轮到了下迟……

最后,将这满脸血污的三人扔到一边,一幅根本不知死活的样子,黑袍中年长老只得闭上了双眼,等待下一刻自己的命运的到来,但是等了一小会,也没动静,他却听到了那凶兽竟似在自言自语,他睁开眼时,却是一双凶目正灼灼的盯着他,让他心中一凉。

“算你小子走运,本来还担心此事极为隐密,怕他们的记忆被三宗有可能隐藏的化神期修改了,我却是查不出来了。但你这小娃幸运,他三人记忆比对后,基本差不离了,你们都是老夫随手所挑之人,想来就是三宗真的化神期修士,也不会对这几十名金丹记忆都做了修改,若为了保护有意见。

在护卫队收敛尸身的时候,苏景走到一旁吹了声口哨,被他留在林间的绝影顿时一跃而出,飞快的来到他身边。

看着突然出现的紫色骏马,许家车队的一众护卫都是面现艳羡之色,他们虽然不是什么强者,但是一些眼光还是有的。

很显然,这位实力强大的少侠,其坐骑也是千里挑一的宝驹。

约摸半柱香的时间,许家护卫队就已修整完毕,当下一行人继续上路,向苍城进发。

苏景长枪纵马,走在车队的最前方,雄姿英发,倒也飘然。

三十里的距离,说远也不远,花了大半天的时间,苏景远远的便看到,官道尽头,一座巍峨的城池屹立在那里。

苍城,一座四级城池,比五级城池安城要强大一个层次,玄通境修玄者数量不少,甚至还有着玄通境巅峰的存在。

如许家,就是苍城中最顶级的家族,论势力甚至能够和城主府媲美。

“多谢苏少侠一路护送,若是少侠不介意的话,不如随我等一同前往苏家?虽说少侠不愿收取报酬,但总该让我们好好的招待少侠一番才是。”进入苍城,护卫队航许方不等苏景出声告辞,就抢先一步道。

见对方言辞如此恳切,苏景也不好拒绝,当下也就点了点头。

许家位于苍城东城区域,占地数千亩,地势开阔,大门口处摆放着一对足足三人高的石刻雕像,朱红大门上一排排金光闪闪的铜钉,门口处守门的家丁也是衣衫鲜亮,中气十足,明显是有修为在身。

“是许方大人回来了。”听到车马声,门口的家丁们循声望去,只见一直车队缓缓驶来,虽说为首的紫马白衣少年面声,但跟在他身边的中年汉子,不正是许方吗?

“去禀报家主,有要事相禀。”许方对门口的家丁吩咐道,随后又转头面带敬意的看向苏景,“苏少侠,这里便是苏家了,还请随我一同前往会客大厅。”

护卫队领着车队单独进入苏家,至于苏景则是由许方亲自带领往许家正厅会客大厅而去,绝影则是由下人带去安置。

许家也算是苍城最顶尖的势力了,虽说远远比不上邢州城苏家,放眼大离也只是一个寻常小家族,但是却也是别具一番风格。

穿过精致的庭院、回廊,来到苏家会客大厅,许方笑着道:“苏少侠,且先用些茶水,家主很快就到。”

说话间,已是有着侍女奉上了茶水。

不多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厅后传了过来:“许方,你回来了。”

不知为什么,这道声音虽说是中气十足,可苏景却从其中听出了淡淡的忧虑,似乎说话之人正为什么事情忧愁着。

下一瞬,一个身着锦衣,看上去四十岁上下,颔下留着三寸胡须的中年人从厅后走了出来,本准备继续问些什么,可在看到苏景后,神情微微一肃,道:“哦?有客人?”

从对方身上,苏景能够感受到澎湃的气息,很显然,这个中年人的修为,比他都要高深得多,甚至一招就能击败他。

“家主。”许方连忙向来人行礼,“这位是苏景苏少侠,今天多亏了苏少侠出手相助,否则我可就回不来了。”

许方将之前被毒龙帮之人围杀和苏景仗义援手的事一说,许家家主许定神情顿时和缓了不少:“多谢少侠仗义援手。”

苏景摇头一笑,看着对方微微皱起的眉头,出声询问道:“见许家主眉宇之间有忧愁之色,敢问可是有什么烦心之事?”

之前从对方声音之中他就听出了淡淡的忧虑,此时见到对方那微皱的眉头,苏景更是能够确定对方心中有什么烦心事。

许定微微一怔,随后洒然笑道:“少侠多虑了,许某能有什么烦心事?少侠先是解救我许家车队,又护送他们回到苍城,大恩不言谢,下人已经前去备好酒菜,还希望苏少侠一定赏光。”

见对方不愿说,苏景自然也不好再进行追问,当下只是笑着点点头。

没多久,许家便备好了丰盛的接风宴,许定亲自引着苏景来到另一处宴会大厅,并请了好几位玄通境高手作陪,答谢苏景。

接风宴上,有着许定、许方等人的引导,许家众人对苏景自是推崇,尤其是苏景年纪轻轻便拥有了玄通境的实力,更是让他们佩服,是以一场宴会下来,也算是宾主尽欢。

“苏景少侠,既然来到了苍城,那就在许家好好盘桓几日吧,也好让我许家尽地主之谊。”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许定笑着说道。

苏景想了想,距离天策府招收新兵还有十来天的时间,虽然此去北境天策府还有数千里之遥,但是以绝影的速度,不过数日便能抵达,因而也就没有拒绝对方的好意。

宴会正欢之时,突然有一浑身染血伤痕累累的许家子弟快步走了进来,神色仓皇的高声道:“家主.....不......不好了,小姐.......小姐她......”

这许家子弟突然闯入,令宴会的气氛突然一滞,尤其是在他这句话说完之后,苏景更是发现主位上的许定面色变得极为难看。

“小姐她怎么了?”许定沉着脸问道。

“小姐......小姐她被人掳走了!”许家子弟悲惨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有仇当场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终极秩序

漠小兰

终极秩序

反物质方程式

终极秩序

剑荒

终极秩序

沐七夏

终极秩序

呵气成霜

终极秩序

芒果炸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