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法相》。

所有人都叙述完了,好像都没有毛病,但林肃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难道真的是自己过于多疑了吗?但无论如何,当下应该做的是往最后这个出口出去。

  众人屏息走过这条暗长的走廊,生怕再次触碰到其它的结界或机关,而走廊的尽头这次没有大门,依稀能看到对面传来的亮光。

  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小院,景色画风完全变了,没有墓穴的清冷,倒像是一个温暖的家,如果不是院内大厅放着一口棺材的话,胡五四都不敢确定这里可能就是主墓室了。

  “发财了发财了!”杨随和王胖子快速向那口棺材跑去,待看到它时,两人都乐开了。

  这口普普通通的黑棺上,镶嵌着几十个大小不一的玉佩,两人试图用工具将其撬开,但无奈玉佩镶嵌得太进去了。

  “后面还有个暗室,快找找有没有出口,”老葛扫视了一圈,他可不认为这主墓室会这么的平淡无奇,放着满地的金币玉石让盗坟者随意捡。

  老葛的疑虑不是没有道理的,杨随王胖子两人合力撬开了一枚玉佩,感觉在手心里有一定的分量,这玉佩起码有一千年的历史,倒手卖出去肯定是个好价钱。

  不过这口棺材也随之给了反应,棺材盖从里面被拉开了,一股紫色的气体飘散了出来,伴随而来的是一只紫色的手掌,顿时拉开了棺材板。

  “卧槽!”出现在林肃等人面前的,是一个全身长满紫毛的紫毛尸,身上穿着黑金色的铠甲,一脚直接踏出了棺材,扫了扫四周的所有人。

  “诈尸了?”杨随两人顿时躲到了一边。

  “杨随你大爷的,早晚被你坑死,”林肃虽然这么说,但手中的炙神鞭已然化成直剑,脚下一踏便朝紫尸砍去。

  不过林肃还是小瞧了这紫尸,炙神鞭划过对方的躯体时,居然没有划开它的皮肤,这让前者大皱眉头,看来自己是缺少一把好的利剑。

  这一切来得太快,胡五四还在欣赏着这小院的风格,自己下一次再安置宅子,可以按照这个独特的风格来也不错,但是刚想完就看到了林肃与紫尸在动手。

  本能般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符印,顿时朝紫尸甩去,正面击中紫尸的额头,啪啪啪又是连续三张符印,依次贴住紫尸的胸部。

  “还有我的,天罡六印!”小鼓也掏出了一把符印,迅速绕到了紫尸身后,六张符印依次贴在对付的背部。

  一会儿几张符印都开始燃烧起来,紫尸挣扎了一下想要伸手取掉符印,但其他人哪会看着,梵人大吼了一声,瞬间将对方的双手给卸了下来,场面十分血腥。

  “这就完事了?”林肃皱了下眉头,这具紫尸显然不是那位元王的,极有可能只是他生前的随从或者护卫。

  随着燃烧的熊熊烈火,紫尸轰然倒地,但棺材上的玉佩也随之炸裂成粉末,这让杨随和王胖子大呼可惜,早知道应该多掰几个下来,现在只剩下手里这个完整的。

  “不错了,这块青骨玉佩起码能换两百万金币,价值不菲,”老葛看了一眼两人手里的玉佩说道。

  “这里果然有个暗室,里面还有个人...活人”妹姬从后院走了回来,看了一眼地上的紫尸说道。

  “活人?”这句话让众人诧异,难道也是盗坟者?或者是坟墓的殉葬者?

  后院显得有些清冷,但布局还是跟其他的院子一样,此时一人正半躺在一面墙壁旁,若不是时有时无的气息,恐怕都以为他已经挂掉了,后者也感觉到了有人来,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根据这身衣服来看,这人十有八九是盗坟者,但很可能不是我们这一批,应该进来很久了,”胡五四看了一眼分析着。

  林肃缓缓上前,这是一名老者,不过气息十分的微弱,而人,虽说王家比不过唐家,但也是名门世家,比起江州的几个富豪,更有地位。

刘老儿退回原地,看了看吕泽,“你说这个瓷瓶是你的?那你倒是说说,是在哪里买的?”

吕泽勾唇,“那个人,也在宴会里边。”

这会儿,躲在暗处的男人吓得不敢动,生怕吕泽认得自己。

说完,吕泽打量着人群,男人蹲下来,也变得神神叨叨起来。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我找到了!”

吕泽大叫一声,男人吓得撒腿就跑,直接被吕泽抓个正着……

男人:“……”

“躲什么?”

吕泽一脸平淡,男人却吓个半死。

“你说说,为什么要跑?”

他挑眉问道。

男人不禁看向刘畅新,刘畅新也紧张了不少。

MMP,早知道还不如早点把他赶出宴会!

“到底怎么回事?”

王鹤峰好奇问道。

“是,是这样的。”

男人被吓得直接跪了下来,他直接指了指刘畅新,“是他!是他指使我的!”

“我没有!”

刘畅新皱眉。

刘老儿看了看他那废物儿子,留下了不争气的泪水。

男人见其他人还是一脸严肃,干脆就全都招了出来。

“是这样的,刘少爷,刘少爷他……”

刘畅新:“…你这个s.b少给我胡说八道!”

吕泽挑眉,“哦?他还没有说什么呢,刘少这么紧张干嘛?”

刘畅新:“……”

男人继续说道:“刘少爷给了我一万块,要我拿着这个假的瓷瓶,再高价卖给他。”

说完,男人指了指吕泽。

听完他的解释,刘老儿甚至都想哭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招回旋踢直接把自己踢了……

“是这样吗?”

说着,王鹤峰又看了看一脸错愕的刘老儿。

“这,这绝对是有误会的!”

刘老儿上前解释道:“王总,一定有误会!”

“是吗?”

王鹤峰冷笑,“可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不是吗?”

刘老儿:“……”

“够了。”

王鹤峰说道:“我不想再看到你们刘家出现在我的面前,懂?”

“我懂!我懂!”

刘老儿低下头,这个时候了,王鹤峰没有说要把他们一家赶出江州都算客气的了。

……

刘老儿走后,王鹤峰又看向吕泽,“你,跟我出来一下。”

齐采珊一脸担忧看着吕泽,吕泽朝她眨眼示意。

二人来到阳台,王鹤峰说道:“你就是吕泽啊,还真是和我想象中的不大一样。”

吕泽挑眉,“那你想象中我是什么样的?”

“窝囊废一个。”

王鹤峰很直接说道。

吕泽:“……”

“不过我还是挺欣赏你的,有事情我会帮忙。”

说完,王鹤峰递给吕泽一张名片,“有事情可以找我。”

吕泽却没有看那名片一眼,“我觉得,你有什么事找我才是。”

“嗯?”

王鹤峰皱眉,这个年轻人说话未免太猖狂了点。

“我说真的。”

吕泽看向王鹤峰说道:“有些事情,我真的可以替你解决。”

“好啊!”

王鹤峰忍不住笑了笑,“不管怎么样,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

……

二人又在阳台上聊了一些什么,然后就回去了。

宴会结束后,天已经黑了。

齐采珊看着身边一言不发的吕泽,试图打破尴尬。

战了一盏茶的功夫,程垓已是汗女人一向只尊敬比自己强的男人

扩音器里面,工作人员还在卖力的调动大家的情绪。

拳台上,那个拥有斗战血脉的家伙则一脸不耐烦。

对他来说,跟这么一个普通的中国小子对抗,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不过刚才拳场也已经通知了他,只要能把林肖打死,便可以活着离开这里

李靖则是回去部署了,密诏上说的是,让他派一万人马,准备收钱和护送东'突厥人出境。

只要东'突厥人过了实际控制线,他那一万人马便兵分三路,前往三个据点驻扎,随时注意东'突厥的动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法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镇世仙尊

咸鱼老人

镇世仙尊

暖金

镇世仙尊

半世散人

镇世仙尊

言亦语

镇世仙尊

陆轻筠

镇世仙尊

三才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