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毫无意外的意外》。

等江远把村子里的事情说完,朱伟瞬间陷入了沉思。

“这件事情不好办,”朱伟敲了敲桌面,缓缓道:

“人家走的是正规程序,要建厂你拦不住,除非让他没法通过审批。”

“但你要说环境污染、破坏水质什么的,肯定没用,人家还可以说自己带动你们村子的生产力,是给你们提供致富机会的。”

“这方面我也不是很懂,”朱伟想了想道:

“这样吧,大后天去古韵茶楼的时候,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他退休前是市规划局的,比我懂这里面的弯弯绕绕。”

“也只能这样了,”江远点点头,忽然又想起刘小军的事情。

“我有一个朋友叫刘小军,他来过吗?”

“已经来过了,”朱伟点点头,“大后天你把他叫上吧,玉器我不擅长,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把他推荐给柳老爷子,如果他够幸运的话,说不定能够成为柳老的弟子。”

“柳老爷子?”江远脑袋里忽然闪过一个名字:“柳一刀!”

“没错,就是柳一刀柳老爷子,”朱伟轻声笑了笑,“柳老爷子是玉器收藏大家,祖上又是玉雕世家,说他是咱们滨海古玩圈子里现在的玉器第一人也不为过。”

江远当即就点头,一边起身一边道:“那好,就这么说定了,大后天我在长宁街古韵茶楼等你。”

朱伟笑着点头,和江远一前一后往楼下走。

“对了,朱大哥你知不知道这附近哪有房子出租?”

江远站在门口,轻声一笑,“我以后打算留在市里发展,最好能有个安全又宽敞的房子住。”

朱伟想了想,忽然神秘兮兮地笑了,“有一处一定符合你的要求,长宁街中段有一个院子,你可以去看看。”

江远点点头,“我知道了,那咱们大后天一早见。”

···

离开佳宝轩,江远直接赶去了长宁街,来到了刘小军家门口。

刘诗琪正端着盆湿衣服往屋檐下的竹竿上晾,她系着蓝底白花的围裙,把腰间完美的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

看到江远来了,刘诗琪立刻就放下盆子走过来笑道:“江大哥,你不是回家了吗?”

江远笑着点点头,指了指刘诗琪身后的屋子,“我可以进去坐坐吗?”

“当然可以啊,只要你不嫌弃屋里简陋就行,”刘诗琪一边带着江远走进屋,一边笑道:

“小军去铜瓷街了,他说要多看多学,我估计还要个把小时才回来。”

“江大哥你随便坐,我给你倒水。”

江远‘嗯’了一声,开始打量起这个不到二十平米的小屋。

屋子不大,却收拾得干净整洁,用一大块拼接起来的木板分为内外两间,江远旁边就是一架单人床,应该是刘小军睡觉的地方,除此之外,屋子里就只有一个木衣柜,一张折叠小方桌,还有些热水瓶、瓷盆之类的东西。

刘诗琪倒了杯热水放在桌子上,落落大方地笑道:

“江大哥,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江远端起热水喝了一口,笑着问:“回来有些事情,对了诗琪,我听说长宁街中间有户人家要把房子租出去,你陪我去看看吧。”

刘诗琪点点头,锁了门,带着江远朝街中间走去。

等到了街道中段,刘诗琪带着江远拐进一条足足有三米宽的巷子,往里走了十几米才停下。

出现在江远面前的,是一扇高大的原色木门,透过门缝往里一看,就见足足七八米高的院墙围出来一个宽敞的院子,院子里种满了花草,几株高大的樱花树分散在院子各处。

阳光下,一栋两层的小洋楼静静地呆在院子里,显得那样宁静祥和。

在热闹的街道中间,能够有这么一处世外桃源般的静谧院子,瞬间就让江远觉得舒心起来。

刘诗琪往院子里看了眼,也被里面的景象吸引了,“听说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住过的,两年前她好像搬到市中心去了。”

江远点点头,鬼使神差地轻轻一推,院门居然开了。

迟疑瞬间,江远迈步走了进去。

青草的香味,泥土的芬芳,舒心的气息瞬间涌入鼻腔,让江远整个人都舒畅了起来。

沿着石子小路走到小洋楼下,江远抬头看了看,很是满意地点头道:“很好,就是不知道怎么联系这院子的主人。”

刘诗琪红着脸跟上来,小声提醒道:“江大哥,要不咱们赶紧出去吧,万一被人发现了···”

江远却是笑着摆摆手,“诗琪你不懂,院门没关,说明人家愿意让人进来参观。”

“这小洋楼的大门肯定是锁上的,不信你看,”江远说着就伸手在大门上一推。

“你看,这门···”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门被推开,江远瞬间愣神,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玻璃花瓶就在江远眼前急剧放

陈温实面对浮尘的眼神,向后退了两步,但还是拔出了腰间的剑,对准了浮尘。

  见对方已经拔剑,浮尘直接冲了上去,在空中一个翻转,直接朝着陈温实砍下,陈温实举剑便挡。

  “当……”的一声,浮尘落地,陈温实直接被震得后移了十几步,最终装在了一根柱子上,柱子颤抖了几下,陈温实落地,杵着剑半跪在地上,“咳咳……”嘴里的血不断的咳出。

  周围的人也难以置信,浮尘竟然一刀就砍到了御空境的陈温实,浮尘也没想什么,看......

越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焉用陪葬昭陵,谥曰康。初,武德四

洛靖文目送汤老师进了小区,这才转过头,笑着说:“小五,帝影学院果然人才济济,你这个老师不仅长得漂亮,为人也很热情。对了,你找那个叫谭唯的学生帮忙,真的是要学写剧本?就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任平生知道洛靖文是在调侃,他也不在意,“是啊,我头脑里有些故事,想把它写出来。靖文姐,你在港岛有认识的导演吗?能拍警匪片的那种?”

“嗯,还行。吴博涛、刘建辉、杜兵、麦思聪我都能说得上话,他们在港岛的警匪片领域很有实力。平生,你怎么忽然想起来问这个,莫非你写的剧本是警匪片?”

任平生点了点头,“的确是部警匪片的剧本,我现在既然进了帝影,就要学习相应的技能。演员、编剧、导演其实都是我的目标,之所以要自己写剧本是因为在影视圈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角色不容易。

我的师娘陈曼茹和我讲,多少老戏骨演了一辈子的戏,别人都不知道他们叫什么。是演技不够吗?绝对不是,就是因为没有好的机遇,碰不到好剧本,碰不到好角色。观众记不住你这个角色,你自然不会有名气。”

洛靖文恍然道:“所以,你想要自己写故事,设计适合自己演的角色。可是编剧这一行也是需要名气的,除非你自己写自己拍,但这不现实,导演更需要学习。”

“靖文姐说的没错,导演暂时不要想了。相对来说编剧的可操作性比较大,我之前与一个人有过约定,要写个本子我们一起来演。对他而言算是捧我,不过他要做导演。”

楚如嫣闻言不由好奇道:“他?他是谁呀?还有他既然要做导演,你还找其他人干嘛?”洛靖文在一旁也连连点头。

任平生笑着说:“这个人是谁我先卖个官司,等角色确定下来再说。否则我把他说出来,结果这事情没成,我岂不在两位姐姐面前丢了面子?至于我为什么还要找其他导演,是因为他也没什么导戏经验,我可不想自己的本子被当成试验品,还是找个稳妥的人当副导演保险。”

洛靖文笑道:“平生你这样说,我倒是大概猜出了是谁,不过先给你留面子,等确定角色再说。之前我们也聊过港岛电影,你说它的没落是必然,警匪片在其中更是如此,这两年已经没人拍了,你怎么又来蹚这趟浑水?还有你为什么不找大陆的导演呢?想必以帝影的人脉,找个出色的副导演,没有什么问题的。”

任平生点点头,认真的说:“港岛电影的没落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但目前仍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港岛的明星就是比大陆明星身价高,商业片也比大陆成熟。目前大陆还没有真正意义的商业大片出现,这次我写的本子商业性比较浓,就算找大陆导演,他们既不会感兴趣,也没有能力拍好。

同时,靖文姐也清楚,大陆与港岛的演员互相看不上眼,导演也黄琬字子琰。少失父。早而辩慧。祖父琼,初为魏郡太守,建和元年正月日食,京师不见而琼以状闻。太后诏问所食多少,琼思其对而未知所况。琬年七岁,在傍,曰:“何不言日食之余,如月之初?”琼大惊即以其言应诏而深奇爱之后琼为司徒琬以公孙拜童子郎辞病不就知名京师。时司空盛允有疾,琼遣琬候问,会江夏上蛮贼事副府,允发书视毕,微戏琬曰:“江夏大邦,而蛮多士少。”琬奉手对曰:“蛮夷猾夏,责在司空。”因拂衣辞去,允甚奇之。稍迁五官中郎将。时陈蕃为光禄勋,深相敬待,数与议事。旧制,光禄举三署郎,以高功久次才德尤异者为茂才四行。时权富子弟多以人事得举,而贫约守志者以穷退见遗。于是琬、蕃同心,显用志士,平原刘醇、河东朱山、蜀郡殷参等并以才行蒙举。蕃、琬遂为权富郎所见中伤,事下御史中丞王畅、侍御史刁韪。韪、畅素重蕃、琬,不举其事,而左右复陷以朋党,畅坐左转议郎而免蕃官,琬、韪俱禁锢。琬被废弃几二十年。至光和末,大尉杨赐上书荐琬有拨乱之才,由是征拜议郎。中平初,出为右扶风,又为豫州牧。及董卓秉政,以琬名臣,征为司徒,更封阳泉乡侯。卓议迁都长安,琬与司徒杨彪同谏不从。时人惧卓暴怒,琬必及害,固谏之。琬对曰:“昔白公作乱于楚,屈庐冒刃而前;崔杼弑君于齐,晏婴不惧其盟。吾虽不德,诚慕古人之节。”琬竟坐免。卓犹敬其名德旧族,不敢害。后与杨彪同拜光禄大夫,及徙西都,转司隶校尉,与司徒王允同谋诛卓。及卓将李榷、郭汜攻破长安,遂收琬下狱死,时年五十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毫无意外的意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无畏天命

巧克力加冰

无畏天命

潇湘笑

无畏天命

风火牛

无畏天命

天上无鱼

无畏天命

冲天的老鼠

无畏天命

蒙面和尚